ㄚ今不喜歡搭飛機,為什麼呢?好久好久以前出差到日本,原本是下午5點多的班機,但卻延誤到隔天凌晨4點才飛,航空公司的理由是由夏威夷回來的班機延誤了,沒有飛機可以飛。因此就安排旅客到過境旅館休息,清晨2點morning call叫醒了我們,再到機場搭飛機。

如此漫長的延遲,已埋怨多多,因為一到日本得馬上到總公司開會,完全沒有休息空檔的時間。但卻有另一件事更令ㄚ今至今仍討厭甚至害怕搭飛機,是什麼呢?當飛機到達日本上空時,發現飛機開始下降了,即將到目的地飛機下降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是此時卻發現頭開始隱隱作痛,不久之後是劇痛,除了頭痛之外,眼睛更是難受,好像要被緊壓出來的感覺。有人告訴ㄚ今,那是因為飛機下降的速度太快了,有很多人是無法適應此壓力快速的改變的。


這趟西葡摩的航程,第一班飛機終於在早上7:25準時起飛,約一個半鐘頭就可到香港。由於前一晚沒睡覺,一上飛機向空服人員要了二個墊背的枕頭,喬好了位置,也不管飛機是在滑行、起飛或已在天空裡,眼睛一閉,就跟周公約會去了。睡了一會之後,被阿德叫醒了,因為早餐時間到了,坐的是華航,食物是較合國人口味的,而這餐吃的是黑輪,平心而論,以飛機餐來說,算是好吃的了。草草吃了,也喝了杯烏龍茶,再繼續周公的約會了。


9:05到達香港,而下班轉搭的班機是法航到法國戴高樂機場,10:40的班機,9:40就得準備登機了,所以在香港機場晃盪的時間也不多,索性直接到登機處等待。


這段的航程是最長的,到底要關在小小空間的飛機上多久呢?竟然要約十二三個小時吔!到底怎麼飛的呢?從香港往北飛,經過中國,到達俄羅斯,再往西飛,經過東歐幾個國家,往南飛再到達法國巴黎。有時真想不通,天空那麼大,為什麼飛機航線總得繞那麼大一圈才到達目的地,真是耗油又浪費時間,只能說各國的飛安與航權是一道不太容易解決的問題,也許各國未來有「地球村」的想法時,來往各國就更加便利了。


跟空服人員多要一個枕頭,竟然沒有,每位乘客只配給一個,所以想要把座位打理得舒服一點,幾乎是不可能的,還好多帶了一件毛線衣,多多少少利用得上。個兒嬌小的ㄚ今坐在椅子上,實在不舒服,頭總是無法安安穩穩的擺在椅背上端的小枕上,實在是欺負小個子的人,如果小枕能上下移動,啟不更符合人體工學!


這十二、三個小時該如何打發呢?總不能一直睡覺吧,況且睡得也不舒服,那就看書囉!帶了「藏獒2」,準備好好的閱讀它,看了約20頁後,眼皮愈來愈重,只好放下了書,再次與周公漫遊去了,而這十幾個鐘頭的時間,除了用餐之外,大部分都是重覆著睡醒後再看二、三十頁的書的動作,以度過長長的航程的。


吃了二餐,第一餐用的是鐵製的餐具,ㄚ今有點驚訝,因為反恐的因素,大部分的航空公司都改用塑膠餐具,不過第二餐送來的就是銀色的塑膠餐具了。吃的是魚排餐及燻鮭魚餐,至於好不好吃,只能說不太合ㄚ今的口味,倒勉強可以墊墊飢餓的胃囉!最有趣的是餐與餐間所供應的食物了。二正餐間隔了七、八個小時,所以飛機上準備了點心,但並不是空服員發至乘客的座位上,而是有需要的人到飛機後面拿囉!本來並不知道這項福利,只是因為坐得腰酸背痛到後面走一走並甩甩手、轉轉頭、運動一下,竟發現那裡有各式飲料、冰淇淋、三明治及泡麵,吃了三明治、冰淇淋,並請空服員泡了碗泡麵端去給阿德吃。


說到泡麵,想到了一則故事:有次妹妹搭飛機回台灣,忽然間聞到了從遠處飄來香噴噴泡麵的味道,逐漸的幾乎所有的乘客都飢腸轆轆,紛紛的都要了泡麵吃,全機艙裡都瀰漫著那令人流口水的泡麵味,更好笑的是此時已快到達桃園機場了,甚至有些人的泡麵尚未吃完飛機就著陸了。


搭長途飛機最遭的經驗是在航程的中後段,洗手間都變得又濕又髒又臭,甚至沒有衛生紙或面紙。但讓ㄚ今驚訝的是,雖然航程達十幾個鐘頭之久,不管哪個時間去使用洗手間,都是很乾淨,是這班飛機的旅客特別有公德心嗎?應該是空服員常常去清理吧!


終於到了花都巴黎,雖然沒機會到市區觀光,而這是第一次踏上法國的領土,心情倒是有一點點的興奮。準備好了護照,排隊辦理入境手續。當輪到ㄚ今與承辦人員面對面時,心裡想著:怎麼動作不快一點,不是蓋個章就好了嗎?看著那位帥哥,一直對著ㄚ今講話,頓時之間竟聽不懂他說的是英語還是法語,也不知該如何回答,只得微笑點頭,哈!這樣就過關了。




此時巴黎時間是17:30,下班轉機的航班是20:15飛西班牙巴塞隆納,還有二、三個小時的時間,因為戴高樂機楊實在很大,一不小心可能就走失了,因此領隊帶我們到登機門附近,要我們就在那裡晃晃囉!


我們根本不知道所在位置是在戴高樂的哪一個方位,也不敢走遠,隨意逛了一下,看了幾家商店。特別留意了一下三明治的價錢,約2-3歐元間,並不是只夾了火腿的簡單三明治,倒比較像台北的潛艇堡之類的三明治,價位倒還合理;走進了一間書店,一眼望去看到了許多的時尚雜誌,更有許多本是以電影《慾望城市》主角為封面,原來《慾望城市》在歐洲也是如此受人矚目;走出書店後,不經意又注意到了一間咖啡店,氣氛優雅,拿出了相機,拍了二張照片,哈!服務員好像不太高興吔,只得趕快溜了。


當時間已差不多時,通過了安檢手續,慢慢的往登機門前進,映入眼簾的是透光的大屋頂,是一座以強力玻璃建造的有特殊造型的建築物。下午七點多的太陽竟然還如此大,強烈的陽光加上不良的空調系統,直讓人感到頭暈,全身更香汗淋漓,心裡不禁嘀咕:「這些建築師到底怎麼搞得,難道他們不知完全以玻璃質材建的建築物,經過太陽照射之後就像個烤箱,簡直就是台北圓環的翻版。」還好等待的時間並不久,很快就登機了。


從巴黎至巴塞隆納的這班法航飛機並不像香港至巴黎的飛機那麼大,一排只有6個人,倒像是國內班機,不過航程約一小時四十分鐘,擠一點倒無所謂。ㄚ今與阿德座位安排在一起,位置蠻前面的,但不記得是第幾排了,只是一到座位上時,對前面座椅上方的小布簾感到奇怪,為什麼呢?其他位置都沒有布簾,唯獨這一排有個怪怪的小布簾,而這布簾像窗簾一樣可以開開關關。而這布簾到底有什麼作用呢?當用餐時間到了,發現布簾前面座位的旅客吃的食物與布簾後的不同時,才恍然大悟原來前面是商務艙而後面是經濟艙,好玩的是座椅都一樣,不同的只是食物不一樣罷了。


飛機起飛時太陽還沒下山,天空仍是閃亮亮的;而當到達巴塞隆納上空時,已將近晚上十點,天際一片漆黑,但是令人驚豔的卻是地上的光景,是巴塞隆納的夜景。也許有人會以為只要是萬家燈火的夜景就很漂亮,但是巴塞隆納的閃亮亮並不是毫無秩序的點點燈火,隱約中似乎有一定的次序,是線條,是流線形,是蜿蜒閃爍,是幾何圖形,最重要的是一片金黃色的燈光,而由金光閃閃的各式線條與圖形交錯而成的,卻宛如一座黃金城。此時的ㄚ今心裡想的是:如果帶的是性能高強的照相機,便可將如是美景拍攝下來了。


這次飛機的著陸過程著實另人印象深刻,印象深刻的不是因為下降速度太快而頭痛,而是因為著陸的那一剎那。感覺到了輪子接觸到了地上,但又「咚、咚、咚」彈跳了幾下,滑行了一下下之後,來個緊急煞車,煞車的同時又來了個大轉彎。ㄚ今笑說:「這個駕駛以前可能是開戰鬥機的,也許還是幻象機呢!」




下了飛機之後,搭接駁車到達機場大廳,直接往行李轉盤等待行李的出現。此時大家心裡都七上八下的,生怕行李失蹤了。我們的行李是在桃園機場託運後,轉機的過程不用提領行李自動轉至轉搭的班機上。共搭了三個班機,只要其中一個環節出錯了,行李就不知會飛到哪兒去了。幸運的是全團的行李都沒有遺漏,安然的到了大家的手上。


但是提領到行李的我們,心裡卻又如同作戰一般。領隊說:巴塞隆納機場是他所到過的機場中屬一屬二的亂的。因此在他去找遊覽車時,要所有人都聚在一起,並把行李圍在中間,最好手拉著行李,眼光也千萬不可離開行李。巴塞隆納壞人真的那麼多嗎?會不會是領隊危言聳聽呢?


經過了一陣驚動魄的等待,領隊終於來了,帶了大家往臨時停車場前進,但是一到停車時卻發現遊覽車不見了,原來此「臨時」停車場一次只能「暫停」十分鐘,這一來一回的過程已超過了十分鐘,司機怕被開罰單,因此開出去繞一圈再回來囉!


11:30到達了GRAN VERDI飯店。領隊特別交待:房間內鎖一定要鎖上,且不認識的人敲門時切記不可以開門。拿到了房間鑰匙,進入了房間之後,看到了門柱,直讓ㄚ今瞪大了眼睛、驚訝不已,不僅僅內鎖壞掉不能鎖,甚至內側門柱都有被踹開的痕跡。此時又聽到住在同層樓的團員,也在走廊上嚷嚷,他們的房間也有同樣的情形。因此,我們都換了房間,但是所換的房間,內鎖雖是好的,但是門柱上仍然有被破壞的痕跡。哇!這到底是怎樣一間飯店啊?!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既來之,則安之,也不要想太多,是該睡覺了,得養精蓄銳迎接隔天豐富的行程囉!


精彩照片連結:2008西葡摩─5/12機場.飯店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aby
  • 想請問你一個問題,你後來還有搭飛機的經驗嗎?是不是每次都會頭痛呢(下降時)?
    我也有很嚴重的飛機頭痛(下降時),可是我以前不會這樣耶!
    不知道是因為當天身體狀況不佳,還是因為飛機噪音太大,還是因為某些飛機下降的太快~
  • 您好,
      除了第一次出國去日本出差,搭飛機有頭痛的情形外,後來都不曾有過如是難過的感受。不過和朋友討論過這件事,得到的結論是:
      1.當身體的狀況不好時,搭飛機確會不舒服。
      2.飛機降落的速度太快,身體的確可能無法適應氣壓的變化,而導致頭痛。(哈!!如果碰到這樣的機師,我們都笑說:他以前可能是開戰鬥機的。)

    ㄚ今 於 2013/09/15 03:36 回覆

  • baby
  • 謝謝你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