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台北的腳踏車愈來愈多之際,想到了什麼呢?當發現一輛腳踏車動輒上萬元,又有何感想?

  

  《教宗的洗手間》一開始就看到幾個人騎著「古董牌」的腳踏車,那些人很用力的踩著腳踏板快速的在凹凸不平的小路上前進,最重要的是後座都載著許許多多的東西。

之所以稱為「古董牌」,那是因為這類的鐵馬在台灣已看不到。小時候家裡倒是有一輛這種腳踏車,後座特別大,有時前面還有個橫桿,爸爸常常用這輛腳踏車載著ㄚ今家的三兄妹到處去玩耍,横桿上放著小娃娃椅,那是妹妹的座位,而ㄚ今與哥哥二人就坐在後座上,二個小小屁股跨坐在大大的後座上是沒問題的囉!


  那麼《教宗的洗手間》裡這群用力騎著鐵馬的人到底幹什麼呢?是在做走私的事業吔!各位一定很難以想像走私的交通工具怎會是腳踏車呢?再告訴各位,這還是幾年前的真實故事,一定更讓你匪夷所思。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國家,人民得用這樣的方式賺錢、討生活呢?


  既然可以用腳踏車從事「走私」,那麼當然是在國家的邊境,而《教宗的洗手間》說的就是南美洲烏拉圭邊境小村莊的真實故事。說到「走私」,想到的是什麼呢?是冒險,是犯法,是高利潤,並不是一般人敢隨便做的事;但是,在這小小的村莊,卻是司空見慣,而更讓人訝異的是他們所走私的東西並不是我們所以為的毒品……等高利潤的東西,而是日常生活用品,例如:鍋子、米、茶葉、洗衣粉、煙、酒……等,甚至乾電池都是一項奢侈品。


  其實他們並不是毫無目的的走私,都是買主下了訂單之後,才開始行動的,賺的也只是走路工而已。只要是違法的事,當然會有執法人員的取締,因此片中也安排了一位讓人嗤之以鼻、痛恨萬分的壞警察,至於邊境的查核人員呢?到底會官商勾結?還是公正不阿呢?或是刁難難搞呢?




  在這一個平淡無奇的小村莊,即將發生一件令人振奮的事,就是教宗來訪。一位在世界上地位如此崇高的教宗能造訪某一國家,對那一個國家來說已是倍感榮焉,更是全國的大事,而遑論是訪問某一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莊呢!


  經由媒體的大幅報導,帶給了當地人民莫大的期望,他們期望的並不是能見到教宗的身影,而是教宗的造訪所帶來大量的人潮。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做,就有錢賺,也許可利用此機會大撈一筆囉!窮困的村民有人計畫賣甜食、賣香腸,也有人要賣烤餅……等各式各樣的東西。但是他們有錢來準備這大量的東西嗎?當然是沒有囉,而當地的政府、銀行竟也體貼的提供了借貸的方法,讓當地民眾有足夠的錢來因應這次的需求。


  本片的主人翁貝托,他也是位靠走私為生的人,全家的生計都來自於這微薄的收入,但對於教宗的來臨,他卻有異於常人的想法,人要吃東西就提供充足的食物,除此之外當然還有「上廁所」人生大事得解決,他突發奇想的要在家門口蓋一間有馬桶的現代廁所,當人們要「解放」時便酌收服務費,只要使用的人一多,積少成多的結果也是一筆可觀的收入。但蓋廁所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磚頭、水泥……等都需要錢,就算有錢,要找一個合適的門及乾淨潔白的馬桶並不容易,一件一件的事都得克服,而最難的是什麼呢?而貝托的廁所工程來得及完成嗎?


  這個大日子終於來臨了,電視記者現場報導:據說邊境綿延了幾公里的車潮,都是要來聆聽教宗演講的巴西人。哇!村民們真是興奮極了,排在路旁的食物直可以堆積如山來形容,心裡想著:當人潮來臨時,便可大賺一筆囉!但此時貝托的廁所完成了嗎?


  教宗的車隊緩緩的駛進了廣場,一陣歡呼,教宗站上了演講台,短暫的演說之後,步下了講台,進入了禮車,此時的村民一陣錯愕,光顧路旁攤販的人寥寥可數,似乎不見人山人海的人,外來客也只是來匆匆去匆匆,那些一堆一堆的東西該如何處理呢?而借來的錢又如何還呢?


  看到如此的故事,直讓人覺得可笑更不可思議,但是如果細細想:從小到大在我們周遭似乎也有過類似的故事;求學時,也曾為大人物的到校來訪,特別的大掃除,更準備了許許多多的節目;某些鄉鎮,也曾因為大人物的蒞臨,動員了成千成百的人民,站在道路兩旁,歡呼鼓掌,當然一些流動攤販也會聞風而至。


  電視記者不是說有綿延數公里的人潮將蜂而至嗎?那麼那些人都到哪裡去了?唉!這又是一樁媒體不實且誇大報導的新聞。其實,教宗的來訪消息一釋放出來時,村民們真的有海撈一票的想法嗎?他們都如此的純樸天真,假使不是媒體的抄作,如果不是記者一點一滴的影響了村民的思考,村民會孤注一擲甚至傾家蕩產嗎?


  人因為有夢而有希望,但卻因為現實而淌淚、而無所適從。其實ㄚ今想說的是,現實也許並不都是美麗的,但在追求夢想的過程,卻是充實喜悅的,只是記得量力而為,切勿好高騖遠,腳踏實地一步一步按步就班的往前走,世界還是會因為有夢而美麗的,最後來臨的現實也許是彩色的。


 


(**圖片引用自開眼電影網劇照)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