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4/5 國家戲劇院

  在清明節連續三天的假期中,雖然沒回南部老家掃墓,錯過了慎終追遠的機會,但卻能至國家戲劇院觀賞一場難得的舞台劇表演,也算是彌補了沒回家享受家人的愛的那分幸福感囉!

  當初選擇了《安蒂岡妮》這齣舞台劇時,並沒有注意到是那國的劇團,也沒關心是以那一種語言來呈現這齣劇的魅力。平常看藝術表演,最多的是音樂,其次是舞蹈,而戲劇卻是最少的,而音樂與舞蹈跟本沒有語言的限制,只有音符與肢體動作美麗的結合,即夠讓人賞心悅目了;但是舞台劇卻更複雜了,它組合的元素更多了,也許有音樂,也可能穿插了舞蹈動作,最重要的是演員的口白與表情,在在都關係著整齣劇情感的表現。

  《安蒂岡妮》開演前幾天,從台北愛樂廣播的介紹裡得知:這齣舞台劇不是以我們較為熟悉的英語或美語表演,而是以希伯來語來表現。心裡不禁愣了一下,不過再想一想,以前也看過以德語演出的舞台劇,好像也沒什麼困難,所以希伯來語應該也沒問題才對的。為什麼呢?因為在舞台兩邊的牆壁上,會打上翻譯文字囉!

  那麼看《安蒂岡妮》時,到底有沒有障礙呢?只能說很忙很忙囉!台上的語言壓根兒一個字也聽不懂,得完全借助舞台兩旁的翻譯字幕,但是又怕錯過了演員的一舉一動或任一個表情,只得發揮速讀的功力快速的移動眼光,大略的瞄一下字幕,再迅速的將注意力移回舞台上,而這樣的動作得反覆一再上演,但是真的百分之百的將所有的演出細節都捉入眼中了嗎?哈!應該沒有吧!有時因為太著迷於演員的表演,卻忘記了兩旁的字幕,不過一點兒也不在意,從演員的肢體語言及抑揚頓挫言語的感情中,多多少少可意會出其中的意涵了。

  《安蒂岡妮》沒有華麗花俏的舞台,呈現在觀眾面前的是一張橫跨且占滿舞台的大長桌子,桌子旁擺放了幾張像中小學課堂上那種樣子的椅子,至於桌椅的顏子是屬於灰色系囉!而後面的背景呢?只是一片大大的白色牆壁,但是這片牆卻另有玄機,中間的一片小門會緩緩落下跨置在長桌上,而演員因應劇情的需要從這道門出來,再直接站在桌子上表演囉!看似簡單的舞台設計,卻處處有巧妙之處,還真好玩。

  《安蒂岡妮》是希臘的古典悲劇,理所當然的以為服裝設計應是古裝,就如同HBO的《羅馬的榮耀》之類的,但《安蒂岡妮》卻打破了那古典的印象,並不只將將觀眾帶入古典的氛圍,更巧妙的融入了現代的元素。

國王克里昂穿著一作類皮製的長大衣,裡面是黑色的襯衫,不是古裝樣式,倒像是冬天寒流來時,在街上處處可看到的男人的打扮;底比斯老人們則是一席西裝囉,但不是硬挺挺的西裝,淺色的襯衫,咖啡色系的西裝,背心、外套、長褲、帽子一應俱全,自成一套,只是有點鬆垮垮的,稍嫌老舊了點,不過倒是非常合乎劇中的需要囉!而其中最有古味的是那位盲人長老,他的穿著就真的如《羅馬的榮耀》裡的長老們所穿的那種白色長袍,但是他的導盲小孩卻又是十足的現代打扮。其實,古古老老又現現代代,並不讓人感到衝突,倒是有另一番風味。

  ㄚ今以為就如同兩廳院所提供的資料所說:《安蒂岡妮》全劇穿越現在與永恆的時空,融合希臘古典、流行與世界音樂,充滿原創性,含意深遠且令人著迷。 其實演員的功力更令人讚賞,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角色,都會迷惑觀眾的眼光,遑論主角的風采。

  好巧不巧的是上個月觀賞的瑪麗.書娜舞團的《奧菲歐與尤麗蒂茜》是希臘神化故事,而《安蒂岡妮》竟也是希臘故事。觀賞這兩場表演竟將ㄚ今帶入希臘故事中,喚回了不少童年的回憶,也許該把這類的故事再拿出來回味一下,應該會有不同的感觸吧!

關於此劇:

  以色列最富盛名兩大劇院哈比國家劇院、卡梅里劇院攜手合作,重新詮釋膾炙人口的希臘悲劇《安蒂岡妮》,被喻為古典戲劇奇蹟之作。全劇穿越現在與永恆的時空,糾葛於愛情倫常、權利國法間,融合希臘的古典、流行與世界音樂,充滿原創性、含意深遠且令人著迷,帶領觀眾返回經典悲劇的單純與力量,中更經歷一次難得的文化洗禮。

  《安蒂岡妮》敍述伊底帕斯王逝世後,兩個兒子提厄特俄克勒、波呂尼克斯爭奪王位而雙雙戰死,由克里昂繼承底比斯王位,風光下葬了提厄特俄克勒,但卻讓波呂尼克斯曝屍野外,並下令一律不許治喪。安蒂岡妮不顧禁令,埋葬了其兄長波呂尼克斯,但卻被逮捕並叛了死刑。克里昂的兒子希門與安蒂岡妮已訂有婚約,克里昂不顧兒子的勸戒與求情,執意處死安蒂岡妮。希門萬念俱灰,自殺殉情,而皇后尤瑞迪息得知愛的死訊後,悲慟不已,也自殺了,克里昂此時後悔但卻晚矣!

(資料來自於國家戲劇院)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