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雜貨店老闆的兒子》電影片名時,不禁心想:這個兒子是多麼特別嗎?他又有多麼異於常人的際遇嗎?不然怎會以一個如此親切的人物做為電影的主題呢?可是卻又有另一番的感受,好像身邊就有雜貨店老闆兒子的朋友,覺得既熟悉又好玩,也許一個小小人物的人生裡,就有足以感動全世界的故事。

  為什麼是雜貨店「老闆」的兒子,而不是雜貨店「老闆娘」的兒子,難道他是老闆的兒子,而不是老闆娘的兒子?當然不是囉!他既是老闆的兒子,也是老闆娘的兒子,只是這位爸爸與這個兒子,就是互看不順眼,就是有他們特殊的感情,就是有讓人於我心有戚戚焉的故事。所以《雜貨店老闆的兒子》片名就讓人覺得窩心。


  安端(尼可拉斯卡札列飾)是雜貨店老闆的兒子,因為老爸健康狀況不佳,離開了都市,暫時搬回普羅旺斯山區的家,幫忙媽媽照顧雜貨店的生意。大城市人口愈來愈多,而在鄉下、海邊或山上居住的人卻愈來愈少。大多數的人會離開小孩時生活的地方而前往大都市,都是為了討生活,不過也有人只是迷失於城市的花花世界,而忘卻了家鄉的美麗與愛。


而安端抛棄過慣了的都市生活回到山區的家中幫忙,他心甘情願嗎?為了媽媽得忍受爸爸的冷言冷語,還得承受生活在這裡異樣的眼光,似乎所有的人只等著看笑話而已。


ㄚ今也是離開了鄉下老家而到台北討生活的人,有人問過ㄚ今:「如果有機會你是否會考慮回老家生活呢?」「目前在老家最多只能待七天左右吧!」已習慣了台北的生活步調,已習慣了台北的精彩豐富,很能體會安端不得不回老家的那份不安與不甘。


何以說「不安」呢?有人說「家是永遠的避風港」,應是最平穩的地方了,不安之心何以油然而生呢?是害怕吧!是熟悉得讓人害怕吧!當安端看到他以前的房間依然如故時,害怕家人的愛綁他一輩子;當他看到左鄰右舍那些叔叔、伯伯、爺爺、奶奶的眼光是既熟乎又陌生時,害怕哪一天自己也加入他們的行列;更害怕自己被鄰居們批叛、懷疑的眼光灼傷及犀利的言語淹沒;其實,最害怕的是得不到家人的愛及肯定,得到的只是一堆的抱怨及責備。




安端回到家鄉後最主要的工作是開著雜貨店的店舖車,巡回山區裡的每一個小村落,販賣著各式各樣的雜貨。


哈!ㄚ今也有在店舖車買東西的經驗哦!那是一個很甜蜜的回憶。外婆的家是在更鄉下的地方,小時候常常到外婆家玩耍,一住總是好幾天的時間。在那時候鄉下小村,哪有什麼雜貨店,只有所謂的「店仔」,但「店仔」距離每戶人家都好遠好遠,而且販售的東西也不多,所以各式各樣的店舖車就應運而生了。


那時候的流動店舖車四個輪子的反而少見,二個輪子的倒是不少,有鐵馬,也有摩托車,更有手推車,他們的共通點是都有一副好嗓子、大嗓門,所賣的東西也是各有所長,幾乎沒有如片中的像是一間小雜貨店的多樣性,而是分門別類,賣蔬菜的、賣豬肉的……,而我們小朋友最高興的是期待賣冰棒、冰淇淋及玩具伯伯的來臨,外公、外婆總是拗不過孫子渴望的眼神,我們的手上拿的不是零食、冰品,就是玩具囉!


開著店舖車深入山區各小村落的安端,起初並不是做生意的料,臉上掛的是一副「衰尾道人」的臉孔,而他的態度直讓人想賞他一拳,心不甘情不願的應付著那些「老」主顧,如此的心態想當然耳生意是冷冷清清,而隨之傳至媽媽耳中的客訴抱怨更是「一拖拉庫」,在鄉下非常有人情味的地方,好事是鮮少人知,壞事總是傳千里,而且傳得特別快哦!媽媽生氣了嗎?不,她相信安端是行的,他是有能力把這雜貨店照顧得穩穩當當的,倒是安端對自己是沒有信心,更一度有了退縮放棄的念頭。


一樣從都市來到普羅旺斯山區安端家中的一位女性朋友,看著安端的窘境,陪他跑遍了山區,更將原本純白單純的店舖車二人聯手畫成了色彩繽紛的車子,想盡辦法幫忙安端囉!哈!這就對了,多了一個女孩子,多了笑容、笑聲,冷冰冰的店輔車頓時溫暖了起來,而安端那酷酷的面容,終於軟化了下來,不再直來直往的嗆著「老」主顧。在一趟又一趟的奔馳中,縱使沒有她的陪伴,也捉到了訣竅。


普羅旺斯山區與台灣鄉村地區似乎有著同樣的問題,就是人口外移的情形很嚴重,年輕人似乎都不見了,好像只適合養老囉!ㄚ今的外公、外婆去世後,三合院的外婆家已無人住,而且左右鄰居的婆婆、伯伯也都升天了後,那裡也幾乎都空盪盪的一片,已不知現在是不是還有流動店舖車穿梭在小徑裡了,但「店仔」好像也不見了,大部分的人都到鎮上的超市或量販店採買生活用品了。而安端所居住的山區又是什麼樣的光景呢?




片中有一位老伯伯,自從老伴往生後,獨自一個人居住,行動並不是那麼靈敏,記憶力也退化了許多,讓人不禁擔心他可能得了老人癡呆症。店舖車來到了伯伯的家,安端給老了伯伯需要的東西,問老伯伯要錢時,他拿出了四個雞蛋,安端當場傻住了,但是老伯伯表示:他以前都是如此啊!此時的安端的反應如何呢?


繁華的都市裡的人,生活步調快,來匆匆去匆匆,對任何事多半是冷眼旁觀,總把熱熱的心埋藏在深處。那麼安端是會毫無感情的不予通容嗎?畢竟他是來自於此山中,畢竟他身上仍流著爸爸的熱血,起初雖是冷冷以對,但對家鄉的心與情,慢慢的貫流在全身,他不僅接受了每次交易的雞蛋,更幫老伯伯修好了雞寮的窗戶,更成了他的好朋友。當然,他不僅僅成了這位老伯伯的好幫手,也取代了爸爸成了這山頭裡的風雲人物。


對爸爸,安端有氣;對媽媽,安端不捨。但你能說安端就不愛爸爸了嗎?這對父子彼此之間之所以會走至如的地步,最大問題是在於二個人都「愛在心裡口難開」吧!一次的小事件,二次的小誤解……,總是不斷出現的問題,更總是惡臉相向,只要一出口便無好話,安端能不逃離這個家嗎?爸爸能不對安端失去信心嗎?其實,父子之間哪來的仇恨,有的只是愛面子的人及ㄍㄧㄥ住的心而已。你看:當他們兩人都放下身段,當他們都適時表現出愛時,所有的怨懟都化為烏有了,來自於家人的愛還是最最踏實的。


如果現在你問ㄚ今:「願意回老家發展嗎?」事實上,ㄚ今目前並沒有答案,也不曉得自己有沒有如安端的勇氣與信心。不同的時間總有不同的人生規畫,也許有那麼一天,老家就是ㄚ今的歸屬囉!不過,不管以前怎樣、現在如何、未來又是什麼,最重要的是仍要珍惜家人的每一分愛,並毫無所求的付出自己的心,讓親愛的家人都圓圓滿滿、快快樂樂。


 


(**圖片引用自開眼電影網劇照)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