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6 國家音樂廳

  去年十一月楊頌斯帶領了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弦樂團來了趟讓人渾然忘我的貝多芬之夜,至今仍讓ㄚ今念念不忘。因此一得知楊頌斯又將帶領世界一流的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來台表演時,隨即利用了兩廳院會員的身分買了三張票,同樣的票價去年沒有折扣,今年打了八折,一張票足足省了720元,還真划算吔!

  很爽快的花了二千多元買票,但要去欣賞這場演出的過程卻不太順利,差點ㄚ今就得放棄聆賞的機會了。為什麼呢?
  

  楊頌斯與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這次來台安排了二場的表演,第一天11/25是星期日,而ㄚ今參與的是第二天11/26星期一的場次。而11/23()欣賞完紐約林肯中心室內樂的表演之後,便與妹妹驅車回南部老家,星期日晚上回台北就不會錯過星期一的音樂會了。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星期日晚上ㄚ今生病了,其實那天下午就不舒服了──腹痛,吃了藥仍無法緩解疼痛,而且變本加厲。媽媽一聲令下,晚上八點半左右就把ㄚ今送到慈濟急診。

  哇!怎麼辦?萬一出不了醫院,欣賞不了楊頌斯與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的表演,ㄚ今可是很失望、也是今年最遺憾的事吔!

  照了X光、驗了尿、抽了血、照了超音波,內科醫生表示一切都正常,先打打點滴、止痛藥,再觀察看看,媽媽似乎鬆了口氣。約十一點,媽媽表示想先載爸爸回家休息,洗過澡後再來醫院陪ㄚ今,因此,就只剩ㄚ今一個人在急診室裡。但是,內科醫生似乎不太放心,請了外科大夫來看ㄚ今,那位外科醫生就拍拍、壓壓ㄚ今的肚子,又照了一次超音波,他告訴ㄚ今:「腸子稍微打結!」

哇!腸子打結吔!差點把ㄚ今嚇出一身冷汗,因為只有一點點打結,打打針、灌灌腸,就可解開結、順利排氣。是的,約凌晨二點半就排氣了,喝了些水也都沒吐出來,三點半辦了出院,四點回到家。此時真是鬆了一口氣,不過媽咪本來是不讓ㄚ今那麼快就回台北的,希望ㄚ今在家裡在住個一、二天,但星期一中午ㄚ今仍執意與妹妹趕回台北,就為了和楊頌斯與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的約會囉!

當初買票時,挑不到二樓理想的位置,只得挑三樓的位置,因為三樓的正中間常常是貴賓席,因此一直很擔心位置是在邊邊,為什麼擔心呢?以前聆聽馬友友的表演時,位置就在三樓邊邊,上面蓋著四樓的地板,因此聽到的聲音往往會有回音,聲音濁濁的,所以怕會再有此情形發生而影響了聆聽的品質。但是此次的擔憂卻是多餘的,貴賓席區並不若以往大,只在中間後方的三排,因此我們的座位是在三樓前面正中間的地方,此處不僅視野好,音效更棒,以往此處安排的都是貴賓席原來是有這層原因的。

11/26的曲目如下:

上半場

 舒曼:大提琴協奏曲

    不太快
    慢板
    非常活潑

下半場

 馬勒:升C小調第五號交響曲

  「葬禮進行曲」(按步就班-嚴峻-節制的)
    狂風暴雨似的,激動,情緒強烈的
    詼諧曲(強力但不要太快)
    稍慢板(很慢的)
    輪旋曲-終曲(快板-愉悅的快板-富朝氣的)

  上半場舒曼的大提琴協奏曲主角當然是大提琴。當所有的團員坐定後,手拿大提琴走進舞台的是一位很高聎、年輕、又超帥的大提琴手──薩巴斯提安‧克林格,他就是這個曲目大提琴的主奏者。這個曲目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只是配角,主角是薩巴斯提安‧克林格與那把1736年製造的卡密勒斯‧卡米里名琴。啊!ㄚ今心裡不禁又暗自嘟嚷著「又是熱身的曲目」,其實這個想法似乎對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太過嚴苛了。薩巴斯提安‧克林格充分表現了他年輕、熱情、浪漫的本性,舒曼的這首曲子聽來是舒服又愉悅的。

  奏完舒曼的大提琴協奏曲並不等於上半場節目的告一段落。觀眾的熱情,觀眾的想多看這位大帥哥一眼,掌聲總是無法停歇,謝了幾次幕後,薩巴斯提安‧克林格拿了大提琴再度坐上了舞台,拉起了安可曲─巴哈大提琴無伴奏組曲。在上半場就有安可曲,真是出乎意料之外。姑且不論巴哈的曲子詮釋的如何,只因他年輕,感情的深度尚待磨練,至少他認真、技術純熟,ㄚ今還是給他熱烈的掌聲囉!

  這場的演出重頭戲在下半場的馬勒升C小調第五號交響曲,長約七十五分鐘,更是我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曲目。馬勒的交響樂很難演奏,難在於交響樂團不管是弦樂、木管、銅管、敲擊樂……等水準得相當又是一流,而且得剛柔並濟,氣勢得磅礡,又得柔情似水,不可偏廢任何一方,否則對於聽眾的耳朵可是一場難以忍受折磨。因此,ㄚ今害怕自己聽到一半就奪門而出。

  馬勒升C小調第五號交響曲的第一樂章,約三十分鐘,一氣呵成,沒有任何閃失。一開始就讓觀眾見識到了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銅管的功力。銅管聲音在交響樂團裡是最突出的,只要一點點的突槌,馬上被發現,更破壞了整個曲子的完整性。但是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的銅管棒得真沒話講,尤其法國號及小號,除了氣勢昂然的聲音外,竟也有柔軟如絲的喇叭聲。ㄚ今只能豎起大姆指說:「很棒!很棒!很棒……

  讓ㄚ今印象最深的算是第四樂章的很慢的稍慢板,這裡可是弦樂大顯神威的樂章了。在這個樂章裡,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弦樂的演奏流瀉出的是充滿了感情、讓人感動、直鑽入觀眾心裡的音符。聽罷這個樂章,ㄚ今竟然淚流滿面,而同行的朋友也感動得想哭,並不是讓人傷心的流淚,而是鑽入內心的感動。

  馬勒升C小調第五號交響曲約七十五分鐘的演出,觀眾如癡如醉,曲罷掌聲如雷,更維持了約一、二十分鐘灌耳的拍手聲,觀眾紛紛起立向樂團及楊頌斯致意。的確,這首馬勒,楊頌斯與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弦樂的演出讓人畢生難忘,你說楊頌斯厲害?還是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弦樂厲害呢?二者都是很棒的,更有過人默契的配合,才會有完美的演出水準囉!

相信嗎?ㄚ今作怪的腸子聆聽他們的表演之後,頓時大通特通了,哈!已不再打結了!美好的音樂,也許真能治病咧~~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