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7國家音樂廳

  去年參與了一場基頓‧克萊曼的音樂盛宴(基頓‧克萊曼--跳舞的小提琴),看到了跳探戈的小提琴,是一場熱情的音樂表演,也讓聽眾有了不同於古典音樂的音樂體驗。十月底基頓‧克萊曼帶領著他所創立的波羅的海弦樂團再度來台,演出的那天座無虛席,而參與這場的觀眾有很多是在古典音樂節目是很少看到的人,有「上帝也迷戀的魔鬼提琴手」封號的基頓‧克萊曼的魅力,也為熱愛音樂的朋友帶來了一股難以抵擋的旋風。

  這場音樂會的曲目上、下半場有很大的不同,上半場的二首曲目都是二十世紀出色作曲家的曲子,而下半場則是電影音樂選集:

    上半場
    巴爾托克:嬉遊曲
    季辛:給小提琴弦樂的《船歌》 

    下半場
    羅塔:前奏曲,選自《八又二分之一》
    卓別林:〈微笑〉,選自《摩登時代》
    杜納伊夫斯基:序曲,選自《格蘭特船長的兒女》
    巴伯:弦樂慢板曲,作品11
    武滿徹:選自三部電影的音樂片段
    坎欲利:基頓的散拍音樂
    尼曼:〈楚萊斯丁田野〉,選自《淹死老公》
    米勒:〈月光小夜曲〉
    皮亞佐拉:〈現實交會三分鐘〉、〈遺忘〉、〈自由探戈〉
    莫瑞康:〈荒野大鏢客〉

      ㄚ今並不熟悉巴爾托克與季辛的曲子,看到曲目時,只能猜想那是較現代的曲子,應有一些現代的元素融入其中,就抱著好奇心等待音符竄流而出。

     巴爾托克的嬉遊曲完全由波羅的海弦樂團演出,基頓並未加入他們的表演。看似沒有指揮的樂團,在小提琴首席的示意下,不太快的快板的第一個音符竟能整齊畫一的流入聽眾的耳中。這個曲目最難得可說是第二樂章很緩慢的慢板,也許有人會以為──慢,容易啊!音符少,不就更容易演奏了。其實不然,ㄚ今很喜歡波羅的海弦樂團的詮釋,挺直了背、豎起了耳朵、敞開了心去聆聽,這很緩慢的慢板真有味道、真有感情啊。不過,第三樂章的很快的快板,也不錯,會有想飛舞的感情。總之,這首曲子並不容易,波羅的海詮釋得真好,每個音符都是用「心」演奏出來的。

     第二個曲目,基頓帥氣的出來了,他的穿著與波羅的海成員不同,波羅的海的男樂手一律都是黑色西裝、白色襯衫,女生則大部份是黑色露肩長禮服,而基頓呢?帥性的穿著一件並不硬挺的白色休閒襯衫及黑色長褲,特別強調了是「休閒」,襯衫並沒有紮進褲子裡,所以顯得格外的隨性。

  對於基頓‧克萊曼印象最深的是皮亞佐拉的探戈,總以為手風琴是最能表現探戈的音樂性了,但基頓‧克萊曼卻打破了這個窠臼。不過季辛的音樂不是探戈,基頓的表現仍然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在這個曲目ㄚ今特別注意到了打擊樂的表現,一個樂團裡的打擊樂常常都具有畫龍點睛的效果,而其擊樂的力道及進入音樂的時機卻是非常重要的。而在季辛《船歌》這個曲目裡,如果缺少了那鼓點,音樂的就不完整了,而擊樂手Andrei Pushkarev
對於力道及時機的掌握竟是那麼精準,再加上基頓爐火純青精湛的演出,竟讓季辛的《船歌》充滿了人性。

  對了!基頓的這把小提琴琴音真好,不管精細的高音,深沈的低音,甚至是跳音、彈音,聽不到一絲絲的雜音,不論大、小聲,都傳得悠遠、清晰。是把名琴哦──1641
年的阿瑪蒂小提琴。

  中場休息了二十分鐘後,觀眾坐定位置,但燈光未暗,現場仍有點吵雜,忽然有小小的音樂聲傳入耳中,抬頭一看,舞台上只有低音提琴及大提琴的演奏。而後中提琴聲加入了演奏,樂手卻優哉優哉的步入舞台,再耍賴似的坐在後面抬階上,然後各樂手再陸陸續續的從舞台左右兩側嬉戲似的演奏著樂器步入舞台,就這樣以羅塔的《八又二分之一》前奏曲揭開了下半場的序幕。

  這場的表演當然不會錯過了皮亞佐拉的音樂囉!這個曲目加入了鐵琴,ㄚ今在上半場特別注意的打擊樂手,在此終於有大顯身手的機會了。原來除了手風琴能充分表現探戈音樂外,在基頓的巧思之下,小提琴及鐵琴對於探戈竟也有另一番風味的表現。皮亞佐拉的音樂本就是基頓的強項,看他的表演真是一種享受,輕鬆、自在、熱情,小提琴與基頓合而為一,似乎基頓摟著小提琴在舞台上跳探戈。

  最後一個曲目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荒野大鏢客》,在電影裡聽到的音樂有口哨音樂,波羅的海同樣的也加入了口哨聲,樂手們得一邊演奏樂器,一邊吹口哨,ㄚ今想說他們吹口哨的技巧得加強哦,有「露風」的感覺吔!哈!也真太強人所難了,意思到了就可,重要的是音樂的感覺了。

  最可愛的是安可曲。各位一定想不到他們又來一次羅塔的《八又二分之一》序曲,而這次則是樂手們慢慢退出舞台,直到最後全被打擊樂手趕出舞台,正式宣告「今天的表演到此結束」,觀眾即在快樂的音符中走出了音樂廳。

  在表演的過程中,除了感受到觀眾感冒的人不在少數咳嗽聲此起彼落外,ㄚ今還有段小插曲哦!那天早上起床後,覺得肚子怪怪的,腸胃蠕動得特別快,一直咕嚕咕嚕的叫,也一直放屁,直到下午拉肚子了,拉了一、二次後不再拉了,但是肚子還是咕嚕咕嚕,心裡一直擔心:萬一晚上正在聆聽音樂演出時,想拉肚子怎麼辦?慶幸的是,那天晚上已沒拉肚子的跡象,但是肚子還是咕嚕咕嚕的叫,且隨著音樂「伴奏」,妹妹竟頻頻轉頭看ㄚ今,哈哈哈!「咕嚕咕嚕」的聲音未免太大聲了吧!不過這又不是ㄚ今所能控制的,可能ㄚ今的脹胃想要與基頓‧克萊曼一起跳舞哦!哈哈哈
………

  夜深了,就讓我們在夢中與基頓‧克萊曼一起跳探戈吧!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