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13國家音樂廳      


 


  去年二月柏林愛樂巴羅克獨奏家團來台北表演,合作的音樂家是梅爾,而梅爾是國際知名的雙簧管演奏家,所以曲目幾乎以與雙簧管相關的為主。這場的音樂會讓ㄚ今印象深刻,梅爾雙簧管的功力,觀眾如癡如醉,而巴羅克獨奏家亦不遑多讓,可愛親切的小提琴首席,難得的世界一流水準中提琴手,以及其他成員都有世界級的水準表現,尤其專精的又是ㄚ今最喜歡的巴洛克音樂,所以今年的再度光臨台灣,當然不能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今年梅爾換成了帕胡德,由長笛取代了雙簧管,雖然同樣都是屬於用口「吹」奏的樂器,但音色卻截然不同,雙簧管渾厚深沈,長笛輕脆活潑。ㄚ今已不記得梅爾的長像,但是帕胡德卻是年輕又帥氣,與七月來台的小提琴家約夏‧貝爾一樣擁有一張會迷倒一堆樂迷的臉孔。不過,不要誤會了哦!他不僅俊俏,嘴上的「吹」功更是讓人嘆為觀止。


  去年的曲目有巴赫、韓德爾、泰勒曼、帕海貝爾等的音樂,而今年所安排的曲目最特殊的是清一色是韋瓦第的曲子:


  上半場


  韋瓦第:G小調弦樂協奏曲 RV156


  韋瓦第:D大調古中提琴協奏曲 RV392


  韋瓦第:降B大調四支小提琴協奏曲 RV553


  韋瓦第:D大調長笛協奏曲《金絲雀》 RV428


   下半場

  韋瓦第:D小調弦樂大協奏曲 RV565

  韋瓦第:G小調長笛協奏曲《夜》 RV439

  韋瓦第:A小調雙小提琴協奏曲 RV522

  韋瓦第:F大調長笛協奏曲《海上風暴》 RV433



  說到韋瓦第,最有名、也最熟悉的莫過於「四季」了,幾乎每個人都能哼上幾句。而當我們聆聽「四季」時,閉上眼睛,似乎能感受夏天的炎熱雷雨、秋天的落葉、冬天的白雪、春天的萬物復甦,他的音樂就是那麼的真真實實,那麼的popular


  柏林愛樂巴羅克獨奏家真是巴洛克音樂的最佳代言者,看看上面的曲目,有海、有風暴、有夜、更有金絲雀,聽眾似乎坐在船上、沈睡在深夜中、置身在一群金絲雀裡,樂音不是縹緲虛幻的,而是很大自然的。


  上半場第二個曲目其實是ㄚ今最期待的。發光發亮的弦樂演奏家最多的是小提琴及鋼琴,中提琴是最少了,而讓ㄚ今折服更是少之又少。去年聽了巴羅克獨奏家的中提琴手沃夫藍‧克瑞斯特的表演後,所以特別期待這次他的表演了。這個曲目用的是古中提琴,聲音不若一般中提琴的低沈,反而較接近小提琴的聲音,但又沒有小提琴的高亮。聆聽沃夫藍‧克瑞斯特的演奏,心裡不禁想:「這才真的用心、用感情、用生命在演奏樂譜。」


還是想談談帕胡德的長笛。


同行的小敏學習笛子已有一段時間,她說:「好厲害哦!帕胡德的氣好長哦!要是我可能斷氣了。」是的,如果不特別注意,還真不知他何時換氣,不管是很快很快的快板,或是很慢很慢的緩慢板,甚至好長好長的一長音,都聽不出有中氣不足、或接續不上的地方,難怪帕胡德22歲時已是柏林愛樂的長笛首席,而三十來歲的今天,技巧更加純熟,感情更是收放自如。


  很韋瓦第的一個晚上,是一場很輕鬆自在的音樂饗宴,結束這場精彩豐富音樂大餐後,ㄚ今竟不知不覺沈睡在韋瓦第的世界裡。


  夜已深,願各位都有如音樂般的美夢~~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