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的你,年輕、活潑,但懂得「愛情」嗎?


     《電影情人夢》帶我們走入那年少輕狂的時代! 


     爸爸對著失明的妹妹(蒼井優飾)說:「不要害怕搭飛機,同一個家庭裡不會發生二次的墜機事件,我們家已有豁免權了………

     故事開始於一個空難事件,而這位罹難者是想當然耳的靈魂人物了。

     岸田智也(市原隼人飾)追逐著佐藤葵(上野樹里飾),不是因為他喜歡她,而是為了打探她的同事的一舉一動,因此智也與葵因這怪怪的邂逅成了朋友,而對於拍攝電影很有興趣的葵也邀請了智也進入學校的電影社,一起拍攝名為「The End of the World(世界末日)」的短片。

     葵是編劇又是導演,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就克難式的拍起了那看似胡搞瞎搞、事實上是實驗式的電影。智也是當然的男主角,女主角長得算是可愛、秀氣。雖然只有一台攝影機,預算也有限,也都按照進度順順利利的拍攝下去。但是有一天,因為一場吻戲卡住了,女主角堅不肯獻出她的「吻」。那該如何是好呢?改劇本嗎?哈!大家一致決議換女主角,由葵擔任女主角,但為了連戲,以前都作白功了,得全部重來。

  ㄚ今喜歡這個戲中戲的橋段,故事荒謬但處處有愛與關懷,手法生澀但卻純真、可愛,不禁想起以前在學校演話劇時,除了沒有攝影機以外,我們似乎也是如此的青澀、害羞。

  也許有人會問這「戲中戲」重要嗎?ㄚ今以為重要的不是戲中戲的故事,而是過程,是「愛」發展的過程。



  「一見鍾情」觸電般的愛情,如何能清醒的看護這轟然湧入的愛,仍有很多的功課得修習。而「日久生情」呢?

  當智也要求葵代他寫情書給那位美麗的前女主角時,仔細看看葵的表情,只有愚頓如智也者,才不知葵是喜歡他的,仍以為葵是他的哥兒們。雖然葵一口回絶了這讓她心痛的要求,但當她看到睡著的智也手上握著寫著詞不達意的情書時,她心軟了,寫了這封情書,但這是一封怎樣的情書呢?

  他如她的呼吸,他倆又如唇齒關係,無話不談,也常吵架,而她更處處為她著想,唯一不談的就只是愛情,但這若有似無的感情,就因為一個ㄍㄧㄥ,一個神經大條,當葵等著智也開口「留」她時,她遠赴美國了。

  思念總在分手後才開始,難過傷心時、快樂興奮時,想到的總是那位偷偷鑽入心裡的人。撥了電話,留了語音,傳了怪怪形狀的彩虹照,只因為想念遠方的她。但此時的智也當葵是朋友呢?還是愛慕的人呢?

  喪禮過後,智也來到了葵的家,葵的妹妹交給了他葵的手機與一封信。打開了手機,看到了那彩虹照,聽到了那語音,「想必最後陪伴著姊姊的是你啊!」一句多麼令人心酸的話。




  而那封信呢?是遺書嗎?想太多了吧!又不是自殺,而是墜機吔,那來得及寫遺書。是那封葵代筆寫的情書,是一封沒有寄出去的情書,洋洋灑灑寫了幾頁,把智也形容得可愛、討人喜歡,而背面似乎有字吔!寫著智也的追蹤狂、不良習慣、千圓紙鈔折成的戒指、拍片的種種………,是葵對智也「愛的告白」啊!

  看過《情書》這部電影嗎?片尾女主角來到了山頂,對著浩浩白雪大聲喊著:「你好嗎?你好嗎?………你好嗎?」當我們想到《情書》裡女主角的深情時,內心不禁大駡:「智也,你這個大白癡,現在後悔來不及了吧!」也許智也傷心難過後悔之餘,只能對著天空的彩虹大聲喊著:「我愛你!你好嗎?」

  智也真是大白癡嗎?神精大條嗎?有個朋友求學時候一直很喜歡一個女同學,但女同學也知道那男同學喜歡她,但是幾年的同學,竟然沒說過一句話,有的只是男的默默看顧著女的,畢業後就分道揚鑣了。雖說沒有生命消失那般的「悔」,但你說他們沒有遺憾嗎?也許他們仍常常想起小時候那份淡淡的甜蜜,想著對方那「愛」的眼神,想著那時自己的「笨拙」與「害羞」。

  生命無常,世事難料!

  請不要猶豫,大聲對我們所愛的人說:「我愛你!」




 

(**圖片引用自開眼電影網劇照)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