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1 12.40.08.jpg

  看著手腕上一道2.5公分的傷痕,那是怎樣的疤痕呢?是挨揍的痕跡,也不記得那時幾歲,只記得那時的我很拗,老爸盛怒下抓起了籐條直往我身上一抽,不自覺的舉起了手擋住了籐條,因此那幼嫩的手上,烙下了一道流血的疤痕。事後再細想,平常不太管我們的爸爸,怎會勃然大怒呢?原來是我小時候挑食,而且身體又不好,那時的我打死也不吃飯,因此,他生氣了,他生了很大的氣。

  為什麼對這段影像記得如此的深刻呢?況且那時似乎還沒念幼稚園,也許你們會說是家暴,但我們那時代的小朋友誰沒被爸媽揍過呢?說是家暴似乎太過分了,何況我還曾被吊起來打過,籐條那是小巫見大巫而已,只是沒想到這個印痕會一直留在身上。

  三年前的此時,老爸當神仙去了,所有的後事的從爸的意思──極簡再極簡,記得妹妹曾說過:「還好儀式再簡單不過了,不用寫追悼文,不然還不知怎麼寫。」爸爸的生平真的那麼簡單嗎?要說什麼大事紀,應該沒有;要說什麼豐功偉業的事績,也沒有;那麼有什麼感人可以朗朗上口的事情嗎?想了又想,也說不出來。老爸真是為我們著想,不用在那告別式上掰或是擠出一些感人的事。我想,對我們來說,這就是他偉大、體貼的地方了。

  對了!為什麼是「ㄅㄚˇ ㄅㄨ」呢?前面說了是爸爸的故事,但主題卻是「憶 ㄅㄚˇ ㄅㄨ」,是的,我們都是叫爸爸「ㄅㄚˇ ㄅㄨ」的,聽起好像是賣冰淇淋的吧!其實跟冰淇淋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因為我們叫媽媽為「貓咪」,總覺得給他一個特殊的「稱謂」才公平,又「ㄅㄚˇ ㄅㄨ」跟爸爸的聲音有點神似,就這麼定下了,「ㄅㄚˇ ㄅㄨ」和「貓咪」也叫了二、三十年,也許有人會說沒禮貌,但我們卻覺得格外的親切,反而沒有父母和孩子那麼深遠的鴻溝。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