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什麼是情?什麼是愛?情與愛是一體的兩面,所以,「愛情」二個字總是黏得緊緊又密密。

  頓時,心痛、歡喜竟湧上了心頭。你說《真愛挑日子》能不讓你憶起那時的深情、甜蜜,甚至是痛徹心扉,但卻讓人愛滿滿、回憶多多的往事嗎?

  穿著畢業學士服的艾瑪(安海瑟薇飾)說:「我是艾瑪,不是茱莉……」

  同樣也是穿著畢業學士服達斯(吉姆史特格斯飾)笑了。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那些年,問他:「你為什麼追我?」

  那些年,他為什麼總是在遠遠的地方,以那讓人心動的眼神看著她?

  那些年,那是濃濃的愛,還是淡淡的喜歡呢?

  當《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引起了有過「那些年」回憶或現在正是進行式中廣大觀眾的回響時,你是不是也讓自己再度陷入了「那些年」淡淡的哀愁與情懷呢?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親子與精子》說的是兩兄弟、二個家庭的秘密,而這秘密不能說,但他倆卻心知肚明,只是那又是一段怎樣風花雪月的故事呢?

  哥哥來到了爸爸的病床前,拿起了爸爸隨手放著的雜記本,翻了翻這本雜記本,本以為會看到是交待後事的文字內容的觀眾,這會兒竟然是哄堂大笑。一個即將進入棺材的老人家,能變出什麼花樣,逗得所有人那麼開懷呢?哇!他不忘幽默,不忘男人的「本色」,畫下了一幅幅令人莞爾的圖畫。而當一位美麗的護士小姐進病房時,爸爸竟對兒子使了個笑瞇瞇且色瞇瞇的眼色,而後竟含笑闔上了眼睛,到他的極樂世界去了。

  真是可愛的一場開場戲,親人的往生帶來的不是生離死別的哀傷,而是告訴大家,死並不可怕,我們還是可以歡歡喜喜的走入人生必走的路。

  當晚,哥哥和弟弟喝了個酩酊大醉,二個人一起回到了哥哥家,哥哥的老婆在睡前告訴哥哥:「不要忘了進廁所,做『做人』的事……」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6 Tue 2011 02:23
  • 日記

  有一天,一位朋友問我:「你是不是有寫日記的習慣?」

  「以前是有……」

  不知何時,不再寫日記了,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試著回想當初為什麼不再在夜深人靜時,動筆寫下自己心情的原因,似乎覺得那記憶好縹緲。再從櫃子底部挖出那本看似是筆記本的最後的日記本,翻了翻,後期就已經從週記變成月記、年記,之後就變成「不記」了,而最後的人事物又是什麼呢?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別人在朗朗上口的說「好快樂,好快樂哦」,不禁懷疑是真的快樂嗎?何謂快樂?快樂的背後,又藏著什麼秘密呢?

  當《性福快樂Happy,Happy》帶給我們無限遐思時,也許該是解放自己的時候了。

  那天在飯桌上被老公冷眼羞辱的卡亞躲進一間房間哭泣時,鄰居的帥氣老公走了進來,以安慰的口吻說:「是因為麗莎有了外遇,我們才搬來這裡的……」

  也許卡亞的心震了一下,也許卡亞有了「同病相憐」的感覺,也許卡亞本就被他的帥氣、體貼所吸引,更也許卡亞的慾火繃了太緊,當下吻了他,當下再往下持續她嘴上的動作……,內心的、生理的禁忌似乎在一瞬間被打破了,那股火就這麼著被點燃了。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年前去西班牙時,去看了佛朗明哥舞蹈的表演,而有幸觀賞《佛朗明哥:傳奇再現》是重現當時的記憶嗎?那時的近距離接觸,直讓ㄚ今熱血澎湃,但這次的大螢幕觀賞,除了不減當年的熱血外,更有莫名的感動。

  一直在想該如何介紹這部沒有劇情的電影,如何告訴大家這是一部曠世絶作。躊躇了許久,生怕褻瀆了它的真善美。不過,禁不住自己對美的事物的熱愛,還是決定下筆了。

  電影開場耳朵聽到的是節奏明快的打擊樂,緊接著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奇幻空間,此時ㄚ今注意到了下面的字幕打出了,舞者:○○○,又那一種樂器是誰誰誰,再來可能是吟唱者的名字了。本來以為這是全片的表演者,所以並不去細想這之中是不是有所謂的大師級的人物。

  接下來看到的是,矗立在那奇幻空間裡的數十幅的巨型圖畫,這些圖畫是誰的作品呢?西班牙出了許多響叮噹的藝術家,例如:畢卡索、哥雅、達利、米羅……等,也許有人會問那些巨型畫作是不是這些畫家的仿作,其實根本無須去追根究底,直接去感受那些畫作給的震撼力就夠讓人屏氣凝神了,甚至期待緊接著會出現在螢幕的是什麼樣的光影。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得《情書》裡,中山美穗的大喊:「你好嗎?我很好!」你是否也有過如此的心情?你是否對於那兩小無猜、純純愛戀念念不忘呢?想到他(她),會心痛嗎?還是滿滿的甜蜜呢?

  《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說的是一段會讓人痛徹心扉,但卻又感動萬分、浪漫滿分的淒美愛情故事。生離死別的痛如何承受,又該如何放下呢?也許「不經一番寒徹骨,何來梅花撲鼻香」!

  律子(柴崎幸飾)聽著隨身聽裡傳出的聲音:「10月28日,我快死了……」後,人竟恍恍惚惚的走在街上。

  但律子是朔太郎的未婚妻,只怱怱留下了字條就失去了人影,而且根本連絡不上人。當朔太郎的朋友說:「只有私奔或自殺,才會留紙條……」時,本來覺得無啥大事的朔太郎,開始緊張了起來。忽然,朋友大叫了一聲:「電視裡的人,不是律子嗎?」那是老家鄉啊!在這颱風來臨前夕,她為什麼跑到那裡呢?

ㄚ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